北京面部埋线提升大约多少钱

2017-10-17 21:23

首页 > 山西日报 > 01
分享到: 评论:

    

北京面部提升哪个方法好_,北京苹果肌提升 好吗,北京面部除皱 有哪些方法,北京面颊松弛提升恢复过程,北京全脸蛋白埋线价格,北京武汉有做拉皮手术的吗,北京面部提升手术在哪做切口,北京面颊松弛提升疼不疼,北京拉皮除皱哪里做的好,北京角质层薄做面部提升好吗

  原标题:11岁白血病患儿 帮叔叔向妈妈求婚

  “我早就喊他爸爸了。”乐乐对周晨燕悄悄说。周晨燕吃了一惊,难道乐乐叔叔和乐乐妈妈结婚了?乐乐摇了摇头,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还不结婚。“那你帮叔叔跟妈妈求婚,你愿意不?”“要得。”于是,一场特殊但浪漫的求婚,就这样在病房里上演了。

邹辉向王丽求婚。

  

  从医院社工手里接过早就准备好的99朵玫瑰,面对女友王丽,邹辉单腿跪地。社工主持人替邹辉问:“乐乐妈妈,你愿意吗?”王丽捧着花,羞涩但又干脆地回答了三遍“我愿意”。

  9月29日下午3点,省医院儿科血液/肿瘤病区装饰得格外喜庆。中秋主题游园会的颁奖现场上,“小白妈咪互助团”成员为医护人员、家属评选出的“给力奖”“好男人奖”获得者颁奖。唯一一个“好男人奖”的获得者邹辉领完奖,现场的音乐却突然变得浪漫温柔,就在大家感到奇怪时,从主持人手里接过话筒的邹辉不好意思地说想在这里向自己的女朋友、乐乐的妈妈求婚。听罢,戴着口罩的小朋友和家属们沸腾了,现场响起了口哨声和欢呼声。

  “不管以后有多困难,我都希望,我们能够一起面对,一起走下去。”从医院社工手里接过早就准备好的99朵玫瑰,邹辉单腿跪地,向刚刚被热心的病友家属推上来的女友王丽深情地说道。“乐乐妈妈,你愿意吗?”社工主持人替邹辉问。瘦小的王丽捧着花,羞涩但又干脆地回答了三遍“我愿意”,邹辉为王丽戴上了钻戒后,两人马上就被医务人员、家属抛洒的玫瑰花瓣雨“包围”了。

  “亲一个,亲一个!”大家起着哄,邹辉和王丽害羞地拥抱了一下。“观众们”可不满意,乐乐从邹辉背后钻了出来,走到妈妈身后,双手推着妈妈的背,努力把妈妈向“爸爸”的怀里推过去。有了“儿子”的助攻,邹辉大方地亲了王丽。虽然戴着口罩,站在一旁内向的乐乐也笑开了花。

  “本来设计的是求婚的时候,乐乐把妈妈推上台的,结果孩子害羞了。”亲手参与设计求婚环节的周晨燕告诉成都商报记者,26日,自己去通知王丽,乐乐的叔叔邹辉被推选为“好男人”,要来领奖。乐乐却偷偷拉住周晨燕,纠正说,自己早都改口喊“爸爸”了,但不知道两人怎么还不结婚。周晨燕看出乐乐的心思,私下找到邹辉征询意见,特意在中秋节活动中,替两人设计了求婚环节。“我们订了玫瑰花、花瓣,还替他们买了喜糖。”社工秦敏说。

  “我还是提前问了她的意见。”体贴的邹辉生怕王丽到时候尴尬,虽然戒指都准备好了,但还是私下问了王丽,得到了肯定的回复。

邹辉亲吻妈妈,妈妈害羞,乐乐在身后推着。

  

  邹辉说,第一次见到王丽,其实连对方脸都没看清。后来知道,乐乐生病一年多,王丽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这让他很感动。后来,他越来越觉得王丽的不易,也感受到她的善良。惺惺相惜的两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邹辉和王丽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在医院。去年5月,患上白血病一年多的乐乐血象不好,王丽焦急地把他送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急诊科。邹辉也和弟弟陪着家人在急诊科就诊,凑巧的是,同一个病房里就只剩下他们两家。一个人带着孩子的王丽照顾着儿子,还热心地过来帮忙,邹辉的弟弟留了王丽的电话。

  “后来打电话,才慢慢晓得,她离了婚,一个人照顾儿子。”邹辉说,第一次见到王丽,其实自己连对方脸都没看清。后来知道,乐乐生病一年多,瘦小的王丽咬着牙,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这让邹辉感动。“我妻子是癌症去世的,所以我知道家里有个病人,要付出什么。”邹辉说,王丽白班夜班轮换,有时候乐乐需要到医院打针,偏偏遇上夜班,就得整整两天睡不了觉。

  

  聊了两个多月,邹辉越来越觉得王丽不容易,也感受到了她的善良,惺惺相惜的两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心疼王丽的邹辉,主动放下送外卖的工作,帮忙带乐乐化疗打针。但邹辉得从华阳的家里赶到彭州的王丽家,再把乐乐送到医院。“从彭州到医院,两个小时吧。”邹辉说,能替她分担哪怕一点,也是好的。

  满脑袋都装着孩子病情的王丽面对邹辉,其实一开始很犹豫。“孩子生病,要用钱,也费神,是很大的负担。”在肩上扛着重压的时候,邹辉走进了自己的生活,王丽很感动。“他可以找个更好的,但是我们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一起,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今年33岁的邹辉和亡妻有两个儿子,巧合的是,乐乐在中间,三个孩子恰好相隔两岁,邹辉觉得,这大概也是一种缘分。

  

  8月,化疗中的乐乐出现严重感染,住进了省医院。邹辉停了一个月工,守在乐乐的身边。“刚住院,病情比较重,晚上我们两个就轮流睡,看着乐乐。”王丽说。

  住院50多天,一开始,所有的医务人员、病人家属都以为邹辉是乐乐爸爸,“乐乐有时候痛,要跟他发脾气,邹辉从来不生气。”一位护士告诉记者。病友家属胡玉梅也把邹辉的耐心看在眼里,“白血病娃儿的护理很繁杂,要泡屁股、泡脚,擦身子,他照顾得非常好。”胡玉梅说,哪怕是亲生儿子,有时候也难免烦躁,但从来没见邹辉烦过一次。

  中秋游园会,妈妈要守活动“摊位”,乐乐如常地腻在“爸爸”怀里,一会儿搂着脖子,一会儿双手撑在“爸爸”的手掌上当双杠,荡起小脚丫,邹辉笑着,任他玩乐。虽然没有更多的语言,“父子俩”的亲昵,一览无余。

责任编辑:张玉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北京脸部提升蛋白质线要全麻吗

山西内陆北京做什么能提拉紧致皮肤

视频/ 北京韩国6d线雕蛋白线提升
新晋界北京外眼角提升术恢复图片